歡迎   |  注銷
廉政要聞 返回列表
2021.04.21

警鍾長鳴2021年第五期〡在圍獵面前敗下陣來

分享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图片1

西藏自治區原工商局黨委書記、副局長趙世軍嚴重違紀違法案剖析

趙世軍,男,漢族,1958年9月出生,1976年2月參加工作,1988年11月加入中國共産黨,曾任西藏自治區第二建築工程公司經理,西藏拉薩水泥廠黨委書記、廠長,西藏自治區人民政府國資委黨委副書記、副主任(兼任西藏高爭集團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西藏自治區交通廳(2009年11月更名爲西藏自治區交通運輸廳)黨委副書記、廳長,西藏自治區交通運輸廳黨委書記、副廳長,西藏自治區林芝地委書記、行署專員,林芝市委(2015年6月撤地設市)書記,西藏自治區工商行政管理局黨委書記、副局長。2018年12月退休。

2020年7月,西藏自治區紀委監委對趙世軍涉嫌嚴重違紀違法問題立案審查調查,並對其采取留置措施。2020年12月,經西藏自治區紀委常委會會議研究並報自治區黨委批准,給予趙世軍開除黨籍處分,取消其享受的待遇,並將其涉嫌犯罪問題移送檢察機關依法審查起訴。

2021年3月19日,經西藏自治區人民檢察院指定管轄,日喀則市人民檢察院以趙世軍犯受賄罪向日喀則市中級人民法院提起公訴。

退休以來,趙世軍以爲已安全著陸。然而,2020年7月他聽到了風聲,得知自己可能被組織調查後,就再也坐不住了。

他慌忙聯系關鍵涉案人陳某,要求其回湖南老家躲藏並關閉手機,以對抗組織審查調查。然而,曾擔任林芝地委書記4年有余的趙世軍也審批過不少違紀違法市管幹部的案件,清楚辦案規則,因此,他明白這些伎倆其實于事無補。“組織既然在調查我了,就肯定掌握了一些‘實錘’。”反複權衡後,趙世軍決定投案。然而,就在投案的前一天,他被西藏自治區紀委監委宣布審查調查並采取留置措施。

“以前也看違紀違法黨員幹部的案件材料,看他們的忏悔書,也會覺得惋惜,覺得恨鐵不成鋼,但從沒覺得和自己有什麽關系,從沒想到自己有一天也會成爲其中一員,連曾經‘不求加官晉爵、只要安全著陸’的心願,現在也成了夢幻泡影。”趙世軍悔恨不已。

錯把歪風邪氣當社會規律

思想滑坡竟然引以爲榮

“將來工作了,一定要好好幹,要上進,要入黨,要爭氣,千萬不能犯錯誤。”母親的這句話,至今讓趙世軍記憶猶新。

西藏和平解放後不久,趙世軍父母爲支援邊疆建設進藏工作。在他八歲時,父親因公殉職,只能由母親用瘦弱的肩膀支撐起整個家庭,含辛茹苦將趙世軍兄弟幾個撫養成人。1977年12月起,趙世軍連續17年供職于西藏第二建築工程公司。當時,趙世軍常被同事們稱爲“鐵人”,談及他“拼命三郎”的作風和幹勁,很多人印象深刻。盡管物質匮乏,但趙世軍的精神卻很富足,用他的話說:“那種內心的安喜,是任何事物都替代不了的。”

趙世軍的付出也得到了組織的認可,他逐步從一名普通職工成長爲公司經理。1988年,趙世軍實現了母親的心願——光榮地加入中國共産黨。

然而,取得一定成績之後的趙世軍思想上卻開始滑坡,慢慢變得“不拘小節”。直到被審查調查,他才恍然大悟:從第一次吃別人的飯、喝別人的酒開始,就爲走上違紀違法之路埋下了“伏筆”。

走上領導崗位後,趙世軍應酬多了起來。然而,除了正常的公務接待外,各色人等也紛至沓來,趙世軍對其中的請客送禮、利益勾兌樂此不疲。此後數十年,趙世軍不僅對這種歪風邪氣沒有任何反思,甚至還經常高談闊論:“它是社會發展中的一種規律,我們只能認識它、利用它,而不能抗拒,無法改變。”

長期燈紅酒綠的生活,讓趙世軍結識了很多所謂的知交好友,陳某就是其中之一。2010年底,陳某找到時任自治區交通運輸廳黨委副書記、廳長的趙世軍,請他爲其公司合夥人楊某某、任某某安排工程項目,承諾向其贈送某公司30%的幹股。2020年7月,經第三方評估,趙世軍持股對應資産價值2492萬余元。

面對陳某請托,趙世軍非但沒有拒絕,反而覺得很高興,認爲陳某“有利益能想著我,有良心,我沒有看錯人”。其實,早在2009年,趙世軍就“礙于人情面子”,應陳某請求向西藏某建築工程有限公司負責人袁某打招呼,要求給任某某安排勞務分包項目。後此事沒有辦成,袁某爲向趙世軍“交差”,直接給任某某撥款600萬元。在趙世軍看來,陳某等人“撿了天大便宜”,這次是來報恩的。

思想的滑坡必然導致行動的偏差。趙世軍在吃點、喝點、拿點、要點、收點等小節問題上不以爲然、疏于防範,甚至自我放縱,一步步突破底線、觸碰高壓線,直至全線失守。然而,待到幡然悔悟之時,他才發現小毛病已引發大禍患,悔之晚矣。

錯把有毒香餌當應得好處

面對“圍獵”放縱貪欲滋長

面對形形色色的誘惑和“圍獵”,趙世軍最終敗下陣來。是“圍獵者”手段太“高明”,令他防不勝防?還是他鑒別力不夠,不能透過現象看本質?從其腐化墮落的軌迹看,固然有一開始沒看透的因素,但更多的是後來的不想看透、不願看透。

從拉薩水泥廠黨委書記、廠長,到西藏高爭集團公司董事長、黨委書記,再到自治區交通廳廳長、林芝市委書記、自治區工商局黨委書記,趙世軍一直認爲只要把發展、穩定兩件大事抓好,便能向組織交出滿意的“答卷”。因此,他從未想過要在黨的建設、全面從嚴治黨上有所建樹,完全忘了對黨紀國法的敬畏,對“糖衣炮彈”的防範。

當趙世軍另一位“好友”余某某登門拜訪,請他爲中鐵二局某分公司負責人匡某某安排公路工程項目,並以爲其修建某別墅作爲回報時,他不假思索地答應了。在他看來,這件事不沾一分現錢,“白撿一棟別墅何樂而不爲?”

世上哪有“白撿”?看起來很美好的“饋贈”,實爲塗著蜜糖的毒藥。然而,此時趙世軍的貪欲之火越燒越旺,他完全沒有意識到自己被腐蝕了,反而覺得“我爲他們項目中標提供幫助,他們獲取的利益要大得多”,自己應該被感謝。于是,他主動開口向匡某某提出在成都爲他購買一輛價值89萬元的汽車,爲其子做生意提供200萬元資金支持,之後又收受匡某某285萬元現金。

據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趙世軍利用職務之便,幫助匡某某、陳某等人在西藏各地市承攬道路建設、勞務分包和勘察設計等項目,2011年至2020年4月,收受上述人員房産、車輛、現金等折合人民幣共計3904萬余元。同時,2010年至2019年,趙世軍還多次收受匡某某、陳某等人員所贈相機、唐卡、象牙工藝制品等。

2015年1月,山南地委原書記洛松次仁被查處的消息發布,在全區引發廣泛關注。趙世軍和洛松次仁曾在自治區交通廳搭過班子,身邊人被查,本應受到警醒,而趙世軍卻不爲所動。他想著自己仕途快“到站”了,在藏辛苦一輩子,虧欠家人太多,趁有權要多撈點,便不收斂不知止,一次又一次伸出貪腐之手。

不能勝寸心,安能勝蒼穹。在“圍獵”和誘惑面前,作爲黨員幹部,既要堅決擰緊“總開關”,確保做人不逾矩、辦事不妄爲、用權不違規,更要不斷增強抵腐定力,及時識破“圍獵”手段,自覺抵制“圍獵”。

錯把成績當“免罪”金牌

退休後仍肆無忌憚

沒有誰是天生的腐敗分子,趙世軍在腐化變質前,也曾有理想有抱負有作爲。自治區首屆勞動模範、全國優秀建築企業家,八年時間內從副處級晉升至正廳級,他具有耀眼的“政績光環”。

據當地人回憶,上世紀八十年代末,國有競爭性企業步履維艱,年僅30歲就當上自治區第二建築工程公司經理的趙世軍,不得不挑起公司數百名職工“吃飯”的重擔。在他的苦心經營下,數年時間內,公司一躍成爲本地行業領域的“翹楚”。他也因此名聲大噪,先後被組織提拔爲自治區建設廳建管處副處長、處長。不久後,當拉薩水泥廠面臨經營困難時,趙世軍再次“臨危受命”,擔任該廠黨委書記、廠長。他不負組織重托,三年時間不到,該廠的産能、效益等都提高數倍。因成績出色,2004年9月,趙世軍被提拔爲自治區交通廳黨委副書記、廳長。

爲深入了解全區交通狀況,趙世軍每年在崎岖山路上奔行十萬余公裏,有四個多月時間都在車裏度過,幾次與死神擦肩而過。此後,趙世軍再一次被重用,到林芝地區任地委書記。

然而,隨著“光環”越來越多,特權思想也逐漸在趙世軍心中紮下了“根”,這也成爲滋生他腐敗墮落的“溫床”、不收斂不收手的“催化劑”。趙世軍一直認爲,西藏客觀條件特殊,屬于邊疆地區,反腐敗工作的力度、深度、速度,都不可能與全國一樣。“守邊疆坐著都是奉獻,何況自己長期主政一方、政績顯赫,是‘有功之臣’,和付出相比,自己得到的這點完全是‘九牛一毛’。”甚至2019年以來自治區交通運輸廳數位領導幹部相繼被查的情況下,趙世軍依然沒有自警自省,總覺得組織了解他,不會動他。

“我們查辦的絕大部分腐敗分子,都是在位時大撈特撈、退休後瞬間收手,只有趙世軍是個例外,不僅對退休後的兒孫繞膝、天倫之樂毫不珍惜,反而利用退休‘打掩護’,收錢收禮更加肆無忌憚。”審查調查人員介紹,趙世軍最後一次收錢收禮時,已退休一年半,距離被查僅3個多月。

“他如此喪心病狂,一方面是因爲他始終對反腐敗鬥爭形勢存在極大誤判,認爲退休就意味著進了保險箱。另一方面是因爲他初心變質,把所收財物視爲對其多年付出的補償,把行賄人視爲‘懂事、重情義,知恩感恩’。”審查調查人員表示。

“不知中了什麽邪,怎麽就算不清這筆賬!”留置期間,趙世軍終于“大徹大悟”,反腐敗沒有特區也沒有例外,無論是誰,只要涉嫌貪腐,不論躲到哪裏,不論在職還是退休,不論職位多高、貢獻多大,都難逃紀法懲處。

趙世軍忏悔錄(節選)

當一件件犯罪事實擺在面前,我覺得毛骨悚然,觸目驚心,不敢相信是自己所爲。我受黨培養教育多年,一生追求上進,成爲黨的高級幹部,我恨自己不長腦子,不知中了什麽邪,怎麽就算不清自己的政治賬,走上了犯罪的道路。

悔不該忘了共産黨人的初心、本心,忘了入黨時舉起右手,向黨作出的莊嚴承諾。我在交通廳工作期間,不辨是非,盲從行事,爲人情和欲望所累,不能正確對待和行使黨和人民賦予我的權力,相反卻肆意利用手中的權力謀取利益。特別是在公路工程招標過程中,本應規範管理,遵紀守法,營造公開、公正、公平透明的市場競爭環境,我卻直接插手招標活動,打招呼授意、利用會議確定中標對象,甚至還幹涉地市級交通部門。我悔恨自己膽大妄爲,背離了黨的宗旨,把黨的紀律和法律法規當兒戲,走上不歸路。

悔不該忘了世界觀的改造,使價值取向偏離,忘記了黨員應廉潔自律的要求,忘記了“當官就不要發財,發財就不要當官”的教誨。我當了26年的一把手,特別是在擔任交通廳廳長和林芝市委書記的職位上,掌管著人財物事四權,我本應嚴格履行職責,爲黨和人民謀利,可我卻利用手中的權力做著與黨和人民的要求背道而馳的事,打著自己的小算盤,想著自己也快到“站”了,在藏辛苦工作了一輩子,虧欠兒子和老人的太多,趁有權時爲他人提供點方便,給自己點安慰,同時也爲自己的退休生活做些儲備。現在想想,我悔恨自己是多麽幼稚和愚蠢,連做人的起碼常識都不懂了,留給子女的應該是精神,而非物質;留給自己的應該是一生的名譽,走向犯罪才是最大的不忠不孝。

悔不該忘了前車之鑒,照照自己。黨的十八大以來,反腐力度前所未有,人心所向。“老虎”“蒼蠅”一起打,一批貪汙腐敗分子被查,特別是交通系統,我認識的廳長就有好幾個,我卻不能自警、自省、自醒,毫不在乎,根本沒有悔改之意。心想西藏是邊疆地區,不可能與全國同步,守邊疆的人坐著都是奉獻,何況我爲西藏的穩定發展作出過成績,自以爲是“有功之臣”,組織上是了解我的,不會動我。僥幸心理在作祟,我悔恨自己不能迷途知返,反而毫不收手,頂風作案,一次又一次觸碰法律。哪知天網恢恢、疏而不漏,終究走向犯罪的深淵。

來源:中央紀委國家監委網站

推薦新聞